最近和一位朋友聊天,聊到我個人對未來的一些選擇,雖然這位朋友是出自好意,不過在我看來那並不是那麼好。

很多東西是這樣的,你要用你自己的眼光去做出判斷,這些判斷就是你的一種資產,對於人生的一切,你所經歷過的,不論是被祝福的、被厭惡的、被捨棄的、被珍惜的,都能夠從中獲得應當的價值與想法。在我最近的心境,對於人生,我不做樂觀、也不以悲觀看。人生如同一陣清風,心頭是熱還是涼,因人而異。而清風既來,我自享受,我和那些人不一樣的地方在於,我不以某種眼光來看人生,我也勉力如此,盡量要求自己。

我身邊有一些朋友,有能力很好的,不過我也從不和他聊這些東西,我比較喜歡和他聊些無意義的話題,這是我判斷我唯一能和他聊的,為什麼呢?從以前到現在,我發現即使我能體會對方的想法,對方未必能懂我的想法,如果對方不能接受或是理解我的想法,那麼其實就沒有對談,對談不能建立在某一個人的價值或是觀念上面,不論客觀來說他是不是對的,因為那種對談很像是「何不食肉糜?」,這樣是無法進行談話的,這是我深切體會的事情。

如果這樣去類推到我才是一個不能聽別人的想法的人那就大錯特錯了。我其實不是很喜歡和別人聊到這些問題,除非那個人想聽,而不論他提出什麼樣的問題,我都願意去回答,而我會盡量以他的心態去跟他講,我很清楚,唯有你是站在他的心態體認他的想法去跟他講,才比較有可能讓他聽進去,而其實本來就是如此。

很多人對於邏輯推敲很在行,但對於人的邏輯方面就完全不行了,在言語之中的語氣,就反映了一個人的心境,這心境就是你必須去理解的地方,講一些數理邏輯的玩意,當然那些人都聽的懂,但未必他懂你的心態和想法,我盡力不跟他討論有關數理的東西,也是我很清楚他對於這些東西的看法,是不能與他作討論的,我個人也比較沒興趣去說服任何人,我不喜歡在口頭上和人爭辯,而我本身也不是在這方面見長。

對於自身的狀態與實力,我評價的很清楚,能拿出來討論的會拿,但不行的就避開來,沒有什麼裝懂,不懂的就不講,不要誤導他人,如果這樣必須接受某個人的評斷,我說真的,我吃不消,在別人的路上和他比賽賽跑,他已經跑了二十多年,我才剛踏上一兩分鐘,要我怎麼玩?我一直到退伍的那天,我都只是在磨練自己的學習能力,以一種最根本的要求去做,而對於自己要學習的東西,比較認真的專研,也算是剛開始,而我以前比較喜歡學的大概,學到對於整個領域的連貫性能夠掌握住,我可以立刻想到可以用什麼樣的想法來嘗試,而這也是無意中培養出來的,我想,著眼點不同,也根本不能做出什麼比較。



以下是心情抱怨文......

這位朋友的專業能力也是很強,我想,我會祝福他。只可惜,他個人的能力大概就是這樣了,從認識他到現在,他整體都沒有進步,坦白說知識的累積並沒有為他帶來什麼特別的變化,最近剛想起他說的傅立葉轉換,坦白說在理論力學時就知道了,只是我忘了,那已經是幾年前的事情了,最近讀的東西跟傅立葉比較沒有關連,對於傅立葉的那些特性難道真的如他所說,難道全台灣就他和那個老師知道,第三個人不能說?其實看了一些東西,我個人比較相信自己能想出來的東西才是長久的,很多只是走馬看花,而死抓著一樣東西不放根本沒意義。以前有人問我說:你知道那個xxx理論嗎?我說不知道耶,我沒背名詞。然後他就說:你這樣也算讀數學?不過今天換我講專有名詞,怎麼又被批:你只是學了一些專有名詞。再來怎麼講都是沒用啊,不管我喜歡專注在內涵還是在名詞,似乎都會被人說話?或許以後我應該要說,對不起我不懂,這方面我真的不懂,該學學某些教授了,這樣的回答會比較好。

回到根本,為什麼我們年紀越大越覺得孤單?因為身邊的朋友越來越不能體會你的想法,他們已經被他們的生活給弄得麻木了。希望各位都能好好體會別人的想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