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有時候會忘掉一些東西,然後就會開始生氣,但其實回想起來的話,好像又沒事了。

很怕的東西:「我知道啊。」

雖然曾經在一個重要關頭聽到這句話,但更普遍的是我嚐試著解釋的時候,可能是我能力有限,我好像沒辦法對誰都能講的清楚?最常聽到的就是這句回應了。而我就會因此開始錯亂,我會在想他真的知道嗎?確定懂嗎?雖然不太可能懂啦,不然他幹麻還來問我?只要聽到這句話,我就不知道要說什麼了,因為那會讓我感覺到好像有種巨大的誤會產生了,好吧,下次我會嚐試著讓這句話消失。

很麻煩的東西:偏激。

這是我很容易犯的問題,有時會會偏激起來,這是因為我心中有這種灰暗的地方嗎?但有時候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偏激?好像是一種發洩吧?

很討厭的作為:為人作嫁。

我覺得我有時在重複做一件事情,就是讓人恢復,再讓他去受傷,然後我再幫他恢復。這種重複性高的事情我真不知道為什麼我要去做。「謝謝你,9527。」每個人都有能力當這個9527,那只是一個代號,一個不起眼的傢伙,如果是醫生那麼還有錢可以賺,這種義務一樣的行為,真的是要發自內心的大愛了。但是老是讓人好了之後又幹些蠢事也不算是大愛啊?遇到這種情況就很想重新教育他,但是偶爾打幾個字開導他哪有可能做到啊?這種三天打漁兩天曬網的,一點效果也沒有。最後我想了又想,恐怕要改變一下作風了。

要避免的東西:答案。

告訴他答案,好像把手上的黃金變成大便一樣。以前人類想把石頭變黃金,但沒想到把黃金變石頭居然這麼容易,跟對方講答案就跟沒講一樣,那麼要怎麼做呢?就問肚方問題吧。

好的處理方式:問問題。

比起讓人覺得自己什麼都懂了,不如問他問題,問到他兩眼發直、口吐白沫、下線封鎖,讓他切切實石知道自己的不足,可能比跟他講了答案之後又說:「我知道啊。」好上百倍吧?我犯過這樣的錯誤好多次,最近想要改,終於給我想到這招了。

最不想碰的東西:宗教。

我本身有看很多宗教的書,但我沒有什麼信奉的宗教,但我發現處理宗教是最麻煩的,連處理信仰宗教的人都很麻煩,就像那個醫生明明就不行,但你覺得有用,別人都無法勸阻你一樣,但我至少了解一件事情,宗教雖不能讓人止於至善,但至少能有點提升,雖然不能讓人成為聖人,但至少能成為一個普通人,雖然不能讓人變的聰明,但能夠讓人的智商不再變化,這至少是一件好事,穩定了人的發展和個性,我覺得雖然很難跟他們溝通什麼,但他們好像能夠得到適合自己的安身之處,這也是大功德啊。雖然我本身可能偶爾會唸個經,或看個聖經道德經的,但我要的只是裡面的智慧,有些有趣的東西在裡面,但那些東西跑到外面來就很無聊了,不知道為什麼?


寫的差不多了,我有時候會希望自己節制一點,好吧,就從現在開始吧,基本上我還是喜歡在這裡寫點東西,至少我覺得不會有什麼打擾,我能夠說出所有我想說的,可能的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