琴子在暗戀直樹時,只要得到他的注意就很高興了,但在結婚之後,卻希望得到更多的關注。人不會滿足,不斷的追求,只希望擁有更多。

活著,人類的文明才不過五千多年,但人們已經在荒野上與危險共存了數十萬年,這段漫長的旅途,使得人們總能快速的察覺到危險,並且擁有極佳的適應能力,但是,那極佳的察覺危險的能力,卻常常過度的作用而成為不安全感,這是一種危機,是一種先天的危機。

伴侶,是一條解決之道,同時也是一種欠缺後天完滿的答案。人們待在伴侶的身邊因而獲得支持與滿足,得以化解不安全感,但事實卻是,因為擁有了伴侶,而需要更多,內心裡的不安全感並不會從此消失,人們順著感情的趨力,終究只會使得命運已無法阻擋之勢翻天蓋地而來,但是人們如果缺乏感性,生命的缺口便很難被打開,就像直樹一直不了解自己忌妒的心情,理性並不能完全去解決什麼事情,然而這也卻只是因為無法妥善使用感情的結果罷了。

不安全感來自於原生恐懼,存在人們內在生物性之中,對於生存的高度感知。然而,人們替自己名之的獨特性,類似於動物求偶時的展現,來自於自己獨特化的確立,與眾不同得以脫穎而出的生物原生本性。或許你身邊也會有那種,認為自己的想法沒有人能懂的人,在這個假設成立的情況下,沒有一個人能被理解,那麼既然如此,不被理解的人就毫無獨特性了,因為那也不過是常態。

順著人性的潮流,逆著人性的潮流。人性,是一股巨大的潮流,如同水流,水能載舟亦能覆舟。若不了解人性,那麼任何努力多半便帶有著妄想,任何改變多半便帶有幻象。

對於自我的確立,便是人們不安全感來源之處,自我的毫無獨特性,使得自己的存在受到認知的扼殺,因此產生焦慮,而這股不定向的情緒如果被累積,在自我錯誤的引導下很容易產生對自我的破壞。所謂的人,無不受到擺弄,所謂的效法自然,也只是故弄玄虛的假象,唯有在假象與現實之間,作出一種確立,才有可能使假象與現實重疊。

人莫不受到自我的擺弄,但在談技巧的缺陷之前,就讓自己故步自封,這也是一種擺弄。半信半疑跌跌撞撞的出發,只要不至於自我欺騙的清醒,那麼多少就能順著力量、逆著巨大的險惡前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