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立論是不好的,就好像:因為那些人說這些學生跟台灣某某科系學生實力是差不多的,所以他們也有能力作該學系學生的工作。而我們就反駁說,那你們回來一起考試啊。

請不要問我我講的是哪科系,我不想跟這扯上關係。

話說,有什麼理由,要人家回來跟你們一起考試呢?人家雖然那樣說,但不代表他們就得回來跟你們一起考試。有時候,如果要對付別人,就要配合對方的等級去改變論點,就像這個案例一樣,這些感覺挺理性的人所提出的這個講法,真的有說服力嗎?

從邏輯的角度看來,我不覺得有因果關係,亦即,我不覺得即使人家那樣聲稱他們的實力,就代表他們得回來一起競爭。

只是說,有必要跟這些人講風度嗎?我在意的是這點,因為這些看似理性的人,實在是太客氣了!

就事論事,即使以邏輯性極高的方式來反擊對方,即使內容完全沒有任何矛盾、完全正確,但古人說過: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我們都知道講道理也是會被別人弄到生氣火大的,而有些人真的無法對之講道理,在立論的時候,就不需要太過堅持學院派的作風,可以用雷厲的手段打擊對方。對付壞人我們要用壞人的手段。小人要奸,好人要更奸。

跟有理性的人,就理性的溝通,跟沒有理性的人,像是小人或是壞人,那就用他們的方式來溝通,正所謂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跟鬼說人話,怎能溝通?

在溝通這個角度上,我們要考慮到的不是邏輯性或是合理性,而是能不能讓「溝通」這件事情發生,我們要先考慮讓我們和對方之間的溝通能夠發生,並且以此為目的,採取適合的手段,這才是正確的做法。人要作該做、當為的事情,這也是人生的一大課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