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文章之後還會想做些什麼?等著看別人的反應?文章之後,
就只剩下自己了,該說的應該說的差不多了,其他的東西就不很
重要了,文章之後,我們該做回自己。

不過,我常常想,這其實並非是一件很容易的工作,事實上寫文
章應該是一種自我思考的整理,生命的整體該存在於一切所作所
為之中,我們應該要活的像寫的一樣,不然就不用寫,我寫我活
的,我活我寫的,活不來的不寫,除非有絕對的必要,寫不來的
不活,除非不得不活。

不多說,到最後變成讓我不說,說了也是白說,白說卻不等於不
說,起碼自己聽到了。但是不說卻又那麼的必要,我必須不說,
我也必須說,我必須說我不可以說,但其實我說了一些東西,我
說了我不說,但我不說卻又沒有多少的意義,如果我說我不說,
或是我不說任何一句話,事實上我都是沒有說,以及不說。說了
又等不說,因為或覺得說也說不盡,那該不該說呢?還是說吧?
還是算了?說了是說給誰聽呢?就像孤絕的工作者幾乎是把自己
獻身於工作,但他們卻是把工作現給自己,工作變成自己,自己
變成工作,彷彿對著虛空說著一切。說吧,說完之後就閉嘴。

言論的最後我終將發現,在那文章的背後我們追索著我們欲說的
情感,在那文章的背後我們努力的表達情感,最終回答出我們自
身的問題,存在心中反應在文章裡面的意念,去寫下每一個字的
情感,去完成整篇概念的目標,去描述自我的方法,或著是從中
獲得那最孤高自絕的自由和解放?我們無所遁逃,面對白紙,面
對文字,不禁想問,是文字早就在了那裡,還是我們早就在了那
裡?直到說了些什麼,我們才會在那裡?

除了相當程度的指導性說明文字外,所有文字的陳述都是為了某
種程度的自由吧?文章之後,我們依舊是我們,沒有變的更高貴
,也沒有變的更偉大。失去了文字,我們應當還是我們,我相信
唯有在這一點前提之下,文章才有其價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