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人,大部分的階段會大同小異,經歷之後,若不能超越的去看去檢視
它,著實可惜。這邊我想論及常常讓人陷入迷思的天真與世故,這兩者有一種
奇特的寄生性,同時,也容易讓人誤解,原來自己是這樣熟於偽裝。

所有的因素,都逃不了本質上的重疊。也因此,很多人會發現自己能成熟的講
話論事,或是說,他們覺得自己能夠成熟,只是現在不想罷了,但其實並非如
此,只是我們知道什麼是成熟,所以能想像自己成熟的樣子,就像自己會幻想
自己未來當總統,因為那是一個當你很小的時候就看過很清楚的樣子,其實你
只是想站在台上講話,並非真正的了解什麼是總統。就像有人小時後想當太空
人,其實他們只是有一個穿上太空衣的概念,而那並不是太空人的全部。

成熟也是。

成熟不是喝著咖啡或是醇酒,一個人享受夜的樣貌。而人覺得自己能夠成熟,
但是真正能展現出成熟的多少百分比呢?那並不單純只是想像,理論派常被人
嘲笑無法實作,問題常在於此,在我另一篇《陷落在自我,捕捉在社會》就有
提及一個大概。一個很大的問題在於,我們所不能看清自己的內在和外在世界
之間的分別,事實上的我們,內心還沒真正的抓住外在世界的本質,就像欺騙
和殘酷,但事實上那仍含有超越非理性的理性存在。純粹的惡不會在其展性和
聯性上也是純粹的,很意外的那仍會展現出強烈的善。成熟是外在的表現嗎?
那難道不包括內在的修養和氣質嗎?和藹可親的老人難道不成熟?如果他們成
熟,那麼和藹可親的樣貌,難道不是成熟的一種質的展現?

現在,我希望各位能多想想什麼才是成熟,然後,再去說自己是不是成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