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段時間我無意中發現了一個案例,大約從去年開始我就一直觀察他,因
為他的行為讓我很好奇,而且更重要的是,這可能是從另一種角度來展現
的我執以及虛無。

不由分說,這個世界的虛無感侵襲著大多數的人,像是性的開放我認為也
是虛無感所造成的結果,因為我們必須和人作出聯繫,然而大多數的人都
自顧自的尋覓著內心的問題,他們和外在世界的聯繫其實很薄弱,很多人
回到家之後,可能就開始自言自語說自己其實沒有交心的朋友,或是自己
其實一直都是帶著假面具示人的,彷彿用自己的人生去展現這個世界虛偽
的可笑。不過,在真正的分析方面,其實這就如我在《陷落在自我,捕捉
在社會》中講的一樣,只是過度的沉溺於被救贖的問題中。性的開放,無
疑是一種結合的強烈象徵,藉此能獲得強烈羈絆的暗示,而性變成一種工
具,聯繫著若有似無的關係,開放意指一種廣度的認同,希望受到廣泛的
認同,因此必須和多數的人取得關係,也就是性的結合。比起貞潔,在她
們強烈虛無的內心中更重要的是人和人之間的聯繫吧?如果又更深一層去
看,或許她們會說你講錯了,但往更深一層看更是會發現到那過度複雜和
矛盾的糾結已經過度的不尋常的影響著一個人。

這份複雜就先不講了,先介紹一下該案例吧。

這個人不斷強調自己是惡的,而且他認為良善只是說服自己壓抑自己的藉
口,對人類有過度的解釋。大概講到這邊,其實就夠了,我想,社會中不
乏這種人,也就是首要的特徵,獨特感。這種人認為自己很獨特,認為自
己的處境和心態非常特別,相反的,有另一種人會在獨特感面前有相反的
舉動,但事實上他們的內心其實是壓抑獨特感的,要知道的,人本來就很
獨特,但太過在意這種獨特感可能會產生不好的副作用,稍後你會看到我
所作出的解釋。

其次,是虛無產生的解釋空洞。就向該案例一樣,過度的在善與惡的概念
中打轉,結果並無法引領他自己走向任何一條路上,二元化論對於不成熟
的人來說是很危險的,必要的話,多面向的去分論事物比較不容易陷入不
好的結論中。該案例認為自己心中是惡的,而他認為他正被這些惡的情緒
給侵蝕著,然而他又認為他用良善來壓抑來說服他自己,重點是說服,良
善變成論點而不是本質,代表他在解釋上面產生空洞感,雖然如此,他仍
不斷嘗試,不斷嘗試也暗示他希望獲得救贖和解答,重要的是救贖,此處
不是完全的被救助的象徵,而是幫助和釐清,重新獲得和給予死亡以及新
生,而至今這些都沒有發生,也造成他對全人類的想法,毀滅。

其實很多人都想過毀滅,從古至今都有不少人預言世界末日,世界末日的
意向,其實也代表世界的欣欣向榮,最常發生世界末日意向的,通常都是
道德淪喪時,其實也就是在道德價值的部分產生斷層和轉變的時期,在這
個時期通常產生的世界末日預想和氛圍,其實是世界改變的暗示,是舊世
界死亡、新世界開始的意向,所以世界末日其實是希望世界變的更好,至
少在某種意義上有這樣的暗示,只是說,大多數的人停留在字面上的毀滅
就沒多作解釋了。

對多數人的憎惡,其實也暗示他無法從他人心中獲得救贖,而面對他的時
候,多數人也常採任憑發展的想法,這種想法常使兩方都陷入沮喪,事實
上,說者本人是真的希望改變,他希望聽到足以打動他的言詞和理由,重
要的是堅持。要知道,這個世界本身的虛無感就是對宗教作出致命一擊後
的必然結果,無法滿足心靈和作為的空洞,而這樣的人,除了強而有力的
論點之外,就是堅持以及強烈的情感,只是這兩種東西任一種都不容易,
也導致他的怨恨和負面情緒。

有趣的是,這種人希望大家一起毀滅,而不是毀滅掉除他之外的所有人,
因為他必然要有足以衡量毀滅與否的標準,才能知道哪些人該毀滅哪些人
要留下,如果他不是用他自己或是他心中的某種意義作為衡量,那他要怎
麼評估呢?或許重點更是在於,他心中的矛盾心態,以及他真正想要的,
並不是世界的淨化,因為這種人常會以道德標準來作為淨化的依據,但事
實上他們卻不會留意到善的存在,看到惡就想要毀滅全人類,那些善的人
要怎麼辦?好險的是這種人沒機會決定這個世界的存亡,不然大家都白活
了,但這是離題了。

事實上,我曾就這類人寫過不少主題,像是不成熟的道德標準很危險之類
的,大家可以想想那些高僧或是修士,他們的心會這樣浮動嗎?那麼那時
你就會明白,有許多事物其實毫無必要太過在意,而我們還這麼不成熟,
還需要更多修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