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年的時間裡面,我其實做了大量的思考工作,只可惜的,所呈現出來的工作結果遠比思考本身塑成的質來的少的多,嚴格來說,思考是為了獲致一個結果,但其實這不是一個完全的答案,事實上思考本身在獲致結果的過程中,本身就是有自足的,是自豐的,這一點將會使人了解到,根本無法呈現一個偉大的思想家的思想全體,頂多只是根據某些主題聽他說了什麼而已,我們本身的教育並沒有在這縱向的思考上面作出多少貢獻,頂多就是在表象的世界中,恣意妄為。

大部分的時間中我都在思考,但並沒有辦法很完整的呈現出我想要表達的事物,有一個部分是因為,穩定的持恆的真實,在根本上是擁有巨大的力量,但在表現的層面上,是貧弱無力的。你根本無法把奧妙展現成強力的文字卻又不失公正,那是巨大的互相拉鋸,而達智的內在平衡,而就這一點,我先做一個說明。

基本上,內在的穩定具有強大的力量,但這很難理解,但你可以想像成這種內在的力量,事實上是由許多內在的因素共同生成,像是身體、情緒、人格、生理狀態等等,當這些不同的內在因素能夠形成一樣的波形時,就可以疊加成一個一樣的巨大波動,而在身體內不存在著,這個波洞雖然穩定的存在於內部,卻會在外在的世界中散發出巨大的能量,而這也就是偉大思想家擁有的穩定平衡的思想和智慧的結果。也因此,內在的穩定其實是強大能量的協和共存,而不是彼此削弱,而這是呈現在內在的,唯有奇特的狀態下,才能絕查和使用的部分。

在所有的思考工作之後,將會察覺到教育本身的貧乏,部分是無法強調抽象價值的存在和具體捕捉學習他的方式,部分是因為無法教導自學的技術,部分是忽略心理狀態和人格特質的因素,部分是不能揭示人們無法真正的去評價絕大多數的事物的真正價值,部分是教育的執行者自己無法從那文字的教條敘述背後看到那智慧的曙光和抽象的非具體真理的倒影。或許更清楚的說,是教育到底做了什麼?而不論其沒做了什麼,因為沒做的比做的多太多了。

教育,事實上只是教導了某些常識,某些現象的原因,但很可悲的連這些原因的意義都沒講清楚,那些只是模型,只是一個可以用來解釋這些現象的假設,而這個假設是比較好的那個假設,那個只是一個人類用智慧挑戰未知的嘗試。

能對抗天地的,只有天地,人就是一個天地,所以中哲的學斯都是為了修己身,而成天地,藉此來面對這個天地。

天地乃乾坤,兩氣之意,一切皆從此開始,不論是陰陽,還是剛柔,以此形塑思想,方可窺奧妙之殿堂。
創作者介紹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