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一年過了,我覺得我成長不少,不是跟誰比,只是跟自己比,你可以找到比你差的,但你也可以找到比你強的,比來比去總很沒有意思,人生總有很多事情煩心,且讓事情過了、散了,能長久陪伴的人總不多,能無聲相通的心也很少,但有那種可以不需言語的溝通,令人難忘。

朋友,有些是用來打發時間的,有些是想維持卻辦不到的,有些是隨時連絡都似乎一如往昔的,有些是能講很深很深的話的,有些是互相打氣的,也有無法維持的。人可以有很多朋友,只要這些人懂的什麼是朋友,朋友,其實只是如空氣一般自然的存在。

朋友是什麼?每個人都有缺點,難過的時候會因此煩惱,受到挫折會被挫折弄得很煩,腦中都是挫折並想著如何才能克服挫折,其實可以更包容一點,但不可能無限的去包容,其實可以更嚴厲一點,但無需嚴厲的對待別人,其實可以做的更多一點,但你要讓每一個人為了自己的人生作出決定,要讓他們負責,要讓他們學著去負責,當我們意識到那個責任有多重時,當我們意識到那個將被我們的決定給消耗掉的時光將不可能重來時,我們的決定才會充滿了價值與重量。

懂的越多東西,就越是無法拋棄別人對你的影響,而你想從中跳脫出來做自己,你越是想要不受到他人的影響你就越無法不受影響,你會發現你很辛苦,對於疑惑,你自己心中的疑惑,你所逃避的,會帶來更多的同伴來困惑你。我沒有強勢的話語,沒有要別人相信我的信念,我存且發的,是一個單純的想法,提供,只是提供一點想法,不管是誰我都提供這樣一點想法,一點點很小很普通的想法,我站在一個不會被任何人推倒的地方,他們無法把我往外推,也無法把我往內拉,我站在不屬於他們的地方,也站在他們的地方,我將自己放在一個很適當的位置,去向著那空虛說話,而那空虛也不作聲,那空虛,毫無長物,那一切的空虛,但卻沒有這種空虛,若那是一個目標,空虛是我們對話的目標的話,那個目標就不是空虛,因為對話會朝著目標前進,空虛既然是什麼都沒有,他又怎能阻擋話語?怎能用那終歸的結果打倒那過程的動態?如那被稱作是終歸空虛的人類,但活著不是空虛,那已存,不存之時已經不存,觀察者消失,空虛啟會觀察嗎?它無法,它沒法見到什麼沒法判斷什麼,它不存在。

越想跳脫越是被困住,除非你能理解,你會知道善惡,是別人教給你的,你會知道太陽代表著白天,也是別人教你的,你會知道什麼事情是錯誤的,也是別人教你的,你若不知道這些,你若不知道連判斷都是別人教你的,你若不知道那些你急欲逃脫的珍貴的智慧是好不容易流傳下來的,你要逃脫什麼?你所逃脫的只是一個幻覺,你根本無法逃脫什麼,甚至連逃脫這件事情都不可能發生,你見到的智慧,是人類社群共同努力的結果,你想逃脫衣切對你的影響,你也要知道你同時也影響著別人,就像想一個人獨吞寶藏一般,你帶著寶藏到了只有你一個人的地方,寶藏還有什麼價值嗎?轉瞬之間,那成了你心中的幻覺罷了。

我用柔軟的話語講述,我也用柔軟的話語教導自己,同時我用剛強的意念承載著話語,如此的放入自己的內心之中,我知道終究不可能到達完美無暇的境地,沒有任何一天我能講出最完美的道理,每一個今天我都只能往前跨進一些,每一個明天我都能懷抱著希望去迎接,希望每一步都是一個接近。

淡淡雲飛去,緩緩漸分離,消散的唏噓也會隨著朝陽淡去,沒有什麼更真實的,比起那迎著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