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真的是一部很棒的片子,看完後我發現,這部片子很有深度,很多人並沒發
現到這部片子有許多非常值得深思的地方,除了一些老掉牙的拍攝習慣。

首先,我要說明一件事,不同時空的背景下,很多事情要以不同的立場去看。
就像有影評說斯巴達也沒民主自由到哪去,憑什麼喊民主自由?但你若要把兩
千年前的背景拉到現在來比,你可要想想,兩千年了還是一樣的民主自由,是
不是太不知長進?人類一直在進步,民主自由也更加進步了。所以這種程度的
影評,只是笑話。

再來我要說說斯巴達訓練小孩的方式。斯巴達的小孩一滿七歲就丟棄置荒野,
讓他們學習生存,儘管要學會偷竊殺人,而如果他們能活著回來,才能成為真
正的斯巴達戰士。片中,是說他們要成為真正的斯巴達戰士回來。而這種訓練
方式有人或許視為殘忍,片中也說,這對一位斯巴達母親而言很殘忍。這種觀
點是以我們的角度去看的,事實上我懷疑他們真的會覺得殘忍嗎?至今,有些
部落依舊保留傳統的成年儀式,這些儀式在我們的眼中也是殘忍的,但儀式的
本身並不能用道德的眼光來看,儀式的本身要看到他的象徵和意義。儀式是一
種傳遞,是一種召喚的過程,也是一種改變的過程,成年儀式的目的是象成長
,是男孩蛻變為男人、凡人蛻變為英雄的過程,儀式帶入的是堅信、是信念,
就像部落會用圖騰來驅魔一樣,那並非單純只是迷信,而是有其心理解釋在的
,就像在宗教層面上,這是神化的儀式,而不同的文化有不同的想法和認知,
你說斯巴達人很殘忍,這樣對待小孩?但這就是他們讓小孩成長的方式,從中
,你必須理解斯巴達當時的社會風氣與人民心態,但光是這一點,你要先知道
,斯巴達人並不是殘忍,而這是他們的儀式,他們成長必經的過程。

斯巴達的小孩必須忍受鞭打,從鞭打中學習忍耐、自制和堅強的意志力。從對
痛苦的承受中,斯巴達的小孩必須超越痛苦去感受到比這痛苦更深層的東西,
探尋意義和目的、理解其本質。痛苦的鞭棍不留情的打在身上,究竟是為什麼
要承受?

而對於李奧尼達和薛西斯而言,他們要的似乎不同,卻又是類似的。李奧尼達
要能夠一起舉盾奮戰的,薛西斯要臣服於他的,這給我很深的感觸。因為在象
徵的層面來看,一種是要他自己成為英雄頂天奮戰,一種是神賜與恩惠讓他實
現願望,兩種都是神的實在降臨,但對於個人的要求卻是不太一樣的,能堅強
的用自己的雙腳站起來的人並沒有那麼多,但能夠跪下的人卻很多,樣選擇站
起或跪下,可能真的不是自己能決定的,就像片中的畸形人,他就是無法舉起
盾牌的,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成為士兵,但每個人都能擁有光榮,重要的是,
你所舉起的,究竟是什麼?能舉起盾牌,並不一定能光榮,你必須舉起更重要
的信念,就像在頭盔後面堅定不移的雙眼,並沒有被衝動的戰意給吞蝕,而是
鋼鐵般的堅忍到剎那的一刻,決不手軟。

這是一部壯麗的史詩級片子,氣勢磅礡、畫面美麗且古典,我並不看重先知少
女之舞,那的確很唯美,但戰場上英勇殺敵的斯巴達人所武出的死亡之舞也非
常美麗,我想,就像那個斯巴達人說我終於遇到一隻敵軍能讓我英勇的戰死的
笑容一樣,那並不是要死,那是獲得榮譽,並且用生命換得生命的終結之刻。
但是不斷的戰鬥,究竟是為了什麼?寧死不屈的斯巴達人,當最後一個站在戰
場上的三百壯士倒下去時,他究竟在想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louddeep 的頭像
clouddeep

學.思

clouddeep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